“掃一掃”
中外醫訊

再丑不能丑孩子?法國整容低齡化引爭議


發布時間:2019-06-10 13:48:19    來源于:歐洲時報

摘要:商業整容自出現以來一直是人們感興趣的話題,它從最開始只是有著少數受眾的神秘領域,發展到現在已經有了大眾化的趨勢。它的神秘面紗被慢慢揭去,面紗下的“面孔”的確十分“吸引”人,越來越多的人愿意選擇它來改變自己的身體。在法國,低齡化趨勢、社交媒體宣傳亂象、操作人員資質難管理,則讓“整容”頻頻成為大眾熱議關鍵詞。

整形紀錄片截圖。(圖片來源:Youtube)
 
【歐洲時報傅嘉麗編譯】商業整容自出現以來一直是人們感興趣的話題,它從最開始只是有著少數受眾的神秘領域,發展到現在已經有了大眾化的趨勢。它的神秘面紗被慢慢揭去,面紗下的“面孔”的確十分“吸引”人,越來越多的人愿意選擇它來改變自己的身體。在法國,低齡化趨勢、社交媒體宣傳亂象、操作人員資質難管理,則讓“整容”頻頻成為大眾熱議關鍵詞。
 
18-34歲成主力
 
法國媒體《巴黎人報》報道,根據它在2019年巴黎國際整形美容暨皮膚抗衰老醫學研究大會 (congrès IMCAS 2019)所做研究調查顯示,比起50-60歲人群,18-34歲年齡段群體接受了更多的整容整形手術,這也是首次后者超越前者成為整容主力群體之一,僅次于第一位的35-50歲群體。
 
可以說,整容低齡化已成大勢。
 
“櫥窗”展示品:我的身體
 
而這樣“低齡化”的趨勢又是怎樣形成的呢?
 
首先歸咎于無需動刀的微整形項目近年來發展迅猛。只要采用注射玻尿酸、肉毒桿菌毒素,使用超聲刀、鐳射等無需動刀的“軟性手段”就可以達到面部緊致的效果。而這些項目耗時短,只需10-20分鐘,和貼一張面膜的時間差不多。
 
根據《巴黎人報》分析,對于年輕人來說,之所以會選擇采用整容手段來改變自己的身體,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有人在向他們展示“模版”。真人秀名人、油管博主、網絡紅人等持續在Instagram、facebook、Snapchat等社交媒體平臺發帖,展示的身材總是更標準、更有線條感、更接近理想狀態。
 
勃艮第大學教授、社交網絡研究專家Pascal Lardellier表示,“社交網絡已經成為了一種玻璃櫥窗,人們在里面公開展示自己的故事,圖像成為了占據主導地位的呈現方式,本質而言,這些網絡紅人不是在展示成果,而是兜售并植入理想理念。”也正因為如此,年輕人會想要不惜一切代價讓自己更像他們。”
 
整形醫生在線吸引年輕人
 
除了網絡紅人在社交媒體上展示“理想”身材,整形醫生也會在這些公開平臺傳播病人整容前后對比照,目的只有一個:吸引年輕顧客。
 
在法律層面上,這些行為都是明令禁止的!法國法律明確規定,禁止醫生進行廣告宣傳活動。
 
這些在線吸引年輕群體的整形醫生甚至也毫不遮掩自己的行為。法國電視臺LCI采訪了位于法國尼斯的整形醫生Philippe Letertre,后者活躍于社交網絡,持續在個人instagram賬號上發布自己經手的病人整形前后對比圖。他坦言,“社交網絡特別是近期的instagram,的確讓我的咨詢病人數量明顯增加。但我上傳的照片,都只是信息提供,不是廣告。廣告,需要有付費環節和兜售目的,我做的完全沒有兜售的意圖。”
 
對于這些在社交媒體上上傳病人照片的醫生,律師Alexandre Blondiau表示,“根據相關法律,這些行為實質上構成廣告行為,醫生這些行為顯然是把行醫等同于商業活動。他們的行為使自己面臨著短期甚至是永久禁止從業的風險。”
 
但是,在現實中,因此而受罰的司法案例少之又少。LCI電視臺統計報道稱,在法國,每5個整形醫生中就有1個在社交媒體上傳播病人手術前后對比照片。
 
假醫生“微商”整容
 
對于沒有太多預算,但又想進行豐唇、隆胸、豐臀項目的年輕人來說,社交媒體上一些提供低價整容項目的賬戶顯得極富 “誘惑性”。
 
法國電視2臺社會調查節目“20點觀察眼”(l’oeil du 20 heures)近期對這些instagram上提供的低價整容項目賬戶進行了記者調查。
 
一位名叫Sarah的年輕女生,在instagram上擁有3300位粉絲,持續在平臺曬出自己“顧客”的整容前后對比圖,宣傳自己可以提供豐唇、隆胸、豐胸、隆鼻等多個整形項目,但是她并不是醫生。在個人介紹里,她寫到“美容師、理發師、頂級高質量”。
 
餐廳變手術室
 
記者和Sarah在Instagram上取得聯系,后者迅速發來進一步見面提醒,“請將面部保持干凈,不要化妝,并前往如下地址,見面愉快。”
 
記者假裝咨詢的項目是玻尿酸注射,但讓她驚訝的是,見面的地址是在Sarah自己家里。整形項目操作地點也是在她的餐廳。Sarah向偽裝成客戶的記者推銷說,自己可以做的項目很多,“嘴唇、蘋果肌、眉毛、下巴、鼻子。唇部注射玻尿酸2毫升250歐,鼻子注射2毫升也是250歐。”
 
重罰難禁
 
按照價格而言,Sarah報價的確是超低價,是正規整容醫生價格的一半。但是,根據法國相關法律法規,只有醫生有資格進行玻尿酸注射。Sarah不是醫生,她只是美容師,對于非法醫療行為,她最高面臨著2年牢獄之災和3萬歐???。
 
網購玻尿酸
 
但是,她又是怎樣得到玻尿酸注射藥劑的呢?記者根據Sarah在社交媒體上夸耀自己使用的玻尿酸,找到了同品牌產品,并輕松在沒有處方的情況下,線上成功購買。
 
收到產品的記者發現,在外包裝上,的確也有注明“注射需要由專業皮膚科醫生或者整形科醫生操作。”
 
記者隨后采訪了巴黎整形醫生Adel Louafi,他表示,“問題在于,當由不了解人體結構并且從未接受過醫學訓練的人進行注射時,他們可能會將玻尿酸注入血管,導致嚴重的壞死和腦部并發癥。”
 
線上轉播非法手術
 
Sarah并非個例,記者輕松在線上找到了10多個類似的假醫生賬戶。他們遍布全法:巴黎、米盧斯、馬賽、巴斯蒂亞...
 
他們都不是醫生,但在社交媒體平臺還是公開放出自己顧客的前后對比照,甚至有些還把注射等操作視頻放在了網絡上,以求“更直觀”。
 
記者最后也聯系了法國衛生部門,后者承諾會就這樣的現象進行商討并出臺相應法規。但與此同時,這些假醫生依舊在網絡上做著自己的廣告。
 
消費整容:一種科技商品
 
不可忽視的一點是,從修復器官缺陷的外科手術到大眾“造美”技術,整容作為人類在現代科技支持下獲取美貌的商品消費活動獲得了越來越龐大的市場。資本的涌入壯大了整容產業,也造就了整容的“商品屬性”。
 
然而,不僅在現在,在未來這樣的科技商品究竟會走向何方呢?
 
“他究竟有多大?30歲還是50歲?抑或是55歲?真的說不清楚。但是,在這個和平的年代,福特紀元632年,并沒有誰想去問個究竟。”數百年之后,人類個體的容貌將可以被掌控,美貌也能在胚胎孵化過程中通過添加藥物來獲取,人類在成年之后,還能通過服藥來維持青春時候的嬌嫩面容,直至老死。這是反烏托邦文學的經典之作《美麗新世界》中描繪的未來生活。
 
“福特紀元”的技術—工業發展成果讓大多數人在感官的享受中失去了情感和思考,與之相應的是更深層次的對美貌的追求和對衰老的恐懼。現代整容術則恰似對赫胥黎預言的模仿:不理想的五官、面龐和身形以及任何衰老的跡象都可以通過技術手段來終結,長期困擾人類的此類噩夢也將在科技進步的滾滾巨輪中隨風消逝。

猛龙过江小说 www.ncpnc.club (責任編輯:空城)